第二千九百零一章 想搞事情(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九百零一章 想搞事情(十六)

    “刚我给宏督查说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吧。这是我对他说的,也是对你们说的!!这次是队长亲自下的死命令!!事关整个场馆生死安危,涉及到场内每个人性命,这件事儿我徐仁杰不会因为你是谁谁谁就网开一面。我想话我说的很清楚,任何敢胡来,破坏场馆记录,不按照规矩做事的,对不起!一缕严惩!!

    我这不是在跟你们装样子,也不是跟你们开玩笑!你们稽查管理队过去什么样,我徐仁杰管不着。但现在,你们若是还按照过去那种形式方式做事……那可就别怪我徐仁杰不讲情面了!!”

    眼下徐仁杰讲的东西没人会去质疑。

    开玩笑,这宏利新都被当面打到吃瘪。

    还有谁敢怀疑徐仁杰话里真实?

    “我说的都明白了吗?”厉声喝问。

    众稽查管理队队员在短暂吃瘪迟疑后赶紧是先后肯定。

    “明白!”

    “明白了徐队!”

    “我们肯定唯你马首是瞻。”

    ……

    对于众稽查管理队队员的肯定,徐仁杰丝毫不感到意外。

    这般家伙都是怕死家伙。

    它拿宏利新这个主作为典型震慑他们,自然效果上佳。

    事实也的确如此。

    而这次事态发展也是叫徐仁杰有些意外。

    他本来是料想此番过来中年人那边肯定是挖了坑等他往里跳。

    可谁能想到,最后结果……鸿门宴变成了逆袭宴。

    中年人非但没有摔杯对付徐仁杰,反而是被徐仁杰说的与之和解联手,并且委以重任。

    “好!都明白就好!不过我要的不管是你们保证!我要的是你们给我落到实处!!”

    喝令完毕,唐傲松重新落目在宏利新身上。

    时下见得徐仁杰望向自己,宏利新整个人都觉不好。

    他再次是朝后退了两步。

    突兀的撤步,不可避免撞在后面队员身上。

    “怎么了?伤很重吗?”徐仁杰明知故问。

    就他适才一连串打击,换做谁都承受不来。

    更不消说眼下宏利新一张脸肿胀如猪头。

    脸上被就灼烧的疼痛,现在被徐仁杰这么一问,宏利新更是心理憋屈。

    他想回嘴,但心有余而力不从心。

    另外,肿胀的嘴巴也实在是无力开口。

    摇摇头,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

    为了避免惹脑徐仁杰再受无谓打击,宏利新只能违心否定。

    “嗯,我也想是这么回事儿。以宏督查能耐,要是连这点击打都扛不住,那也太差劲了!既然宏督查没事儿,那就那我刚吩咐的事儿下去把队长指令传达到各场馆吧!”

    徐仁杰眼下俨然是变成了稽查管理队的头。

    这若是搁着过往,先不说下面稽查管理队一众混小子啥个想法。

    宏利新绝对头一个不答应。

    但目前,面对徐仁杰这个听起来有些越权的命令,场上没人敢说个不字。

    一个个脑袋点的跟打夯机般利索。

    交待完毕,徐仁杰便是不再逗留。

    于他而言,今天事态的转变已经是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

    徐仁杰可不会错过这难得掌控稽查管理队机会。

    他不奢望能彻底改变稽查管理队队员行事做法。

    但至少在他的约束下能够最大限度限制。

    而今天中年人和宏利新的“配合”恰好给了他这个机会。

    坦白讲,如果不是宏利新给中年人提出要采取针对打击措施。

    徐仁杰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刚好将宏利新和稽查管理队队员聚集在一起处?

    搬石头砸自己脚。

    这是宏利新给人下套不成,反害了自个儿。

    所以,他今天遭的罪,缘不得任何人,全是他自己做的。

    望着徐仁杰离去背影,宏利新紧张的心总是是可以稍微松上一口气。

    可是他人是松气了,但心理的憋屈却是无处宣泄。

    眼下宏利新想不通啊,中年人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为啥没有按计划行事?

    不仅不按计划行事,还给徐仁杰放了这么大权力。

    和着之前小爷我给说了那么多,做了那么详实分析全被当成放屁了?

    宏利新时下最为真切感受就是自己被中年人耍了。

    他这边做好了完全战斗准备。

    可对方拍着屁股做的决定给他卖了。

    现在可好,徐仁杰没杀成,他却当中颜面无从。

    这次之后,你叫他宏利新还有和颜面去面对下面人。

    毫无疑问,此次交手,那是以徐仁杰大获全胜为终了。

    宏利新确定,这次事件过后,徐仁杰在场馆威望将陡然上升。

    猪脑子!!

    宏利新没法理解中年人到底怎么想到。

    徐仁杰的离开,非但没有叫宏利新气火减弱,相反,他现在是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来气。

    最后,耐受不住之下,宏利新决定去找中年人问问清楚。

    他倒要看看这徐仁杰到底是给中年人灌了什么汤。

    外面发生的事儿,坦白讲,不用宏利新去质问,中年人也清楚。

    徐仁杰适才有意为之的放亮音调,就是为了叫屋里中年人能够听清楚。

    事情走到这步,同样出乎中年人意料。

    他给徐仁杰放权本意显然不是这样。

    他只是加徐仁杰帮他对付丧尸,维系场馆稳定。

    可徐仁杰却是拿着他的“尚方宝剑”冲他心腹还有下面稽查管理队先行动了刀。

    这是中年人始料未及的。

    适才在屋内,听着徐仁杰在外威风,他也是如坐针毡。

    几次,他都想开门冲出去制止徐仁杰行为。

    可考虑到之前和徐仁杰的种种承诺,中年人担心这个时候出去,怕是就再没挽回余地。

    宏利新,徐仁杰,他只能选一个。

    面对时下危局,中年人根本没得好选,他必须也只能选徐仁杰。

    宏利新救不了场馆,更救不了他中年人。

    但徐仁杰可以!

    关键时候,中年人脑袋总算是灵光了回儿。

    也得亏他适才坚持原定计划没有出尔反尔。

    不然,对场馆未来绝对不是啥好事儿。

    “咚咚咚!”屋门外响起了敲击声。

    中年人听后眉头登时蹙起。

    会是谁?徐仁杰吗?

    这个时候年轻人过来,中年人有点把不准对方有何目的。

    不过事到如今,他中年人也没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