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十章 撕破脸皮(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千五十章 撕破脸皮(二十一)

    事情发展到这步,你说稽查管理队这帮子混球会怎么想?

    不出意外,之前因为忌惮老徐等人战力的稽查管理队守卫心理层面开始悸动。

    他们觉着徐仁杰一行人大势已去。

    现下中年人重新掌控了场馆主动。

    “都还愣着干什么!?都他们还在那杵着干什么?给我把这几个家伙拿下!!”中年人再行吩咐。

    他可不会天真到认为胡晓东等人放下武器就万事大吉了。

    对方这帮家伙不给彻底处理他永远不可能安心。

    此音落下,稽查管理队守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了有人动了。

    这有一个勇士带头,剩下事情便是水到渠成了。

    一众稽查管理队队员一改之前“腼腆”,先后提着手里家伙朝雷瞳等人一伙靠了上去。

    胡晓东赶紧给唐倩,沈茹护在队伍中间。

    雷瞳望着渐而靠过稽查管理队队员,心底火气蹭的就涌上来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这话说的真是一点没错。

    这般狗日的玩意,之前一个个都跟龟孙子眼大气不敢出一声。

    眼下见自个儿这边被缴了卸,立马就嚣张大胆起来。

    “你们干什么!?老子今天就看谁敢动!老子弄死他!!”

    雷瞳厉声喝了一嗓。

    这一众上前稽查管理队队员立马蔫了。

    他们几乎齐齐本能朝后撤步。

    这个场面怎么看怎么滑稽可笑。

    这般家伙统一动作就跟是商量好般。

    中年人在后见了真是恨不能拿枪给这般混球突突了。

    只是他不能。

    这帮货色就算再怎么无能,那也是他中年人目前唯一可以依仗存在。

    给这些混球宰了,那他中年人可真就成光杆司令了。

    “一帮白痴!!废物!!你们怕什么!!雷瞳,你要搞事情啊!!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徐仁杰在我手上!!不想他有事儿,你们最好不要乱来!!给我上,拿下他们!!”

    中年人再次下达命令。

    众稽查管理队队员胆子明显大了不少。

    在一番眼神交流后,几个胆大大再次上前。

    余下人跟后行动。

    不过就在稽查管理队队员要给雷瞳等人包圆时候,一个低沉嗓音幕的响了起来:“你就这么想杀我吗?”

    此音一出,前行稽查管理队队员立马驻足。

    众人下意识扭转过脑袋,完了望向徐仁杰方向。

    是的,没错,刚才说话动静正是出自徐仁杰那边。

    尽管说徐仁杰现在被中年人拿枪指着,并且半天没有开口。

    但不开口不代表他不存在。

    恰恰相反,真正的强人不管什么时候都绝对是不可忽视焦点。

    中年人也是被徐仁杰的突然开口惊了一跳。

    他蹙眉望向徐仁杰。

    对方适才说的东西已经很清楚传到他的耳里。

    呆愣过后,中年人抖抖手里家伙:“徐仁杰,到了这个时候,你不觉着问这个问题有点可笑吗?”

    徐仁杰面无表情:“可笑?我不觉着。我只是想知道。你之前有杀过人吗?”

    没头没脑问题,中年人神采略显难看。

    他未有回答,徐仁杰则是自顾自接茬:“不说?看来多半是没有杀过人。这么算来,你还算是干净的。也难怪,待在这体育馆里,之前有驻军保护,现在有你的稽查管理队。你确实没什么杀人必要。就算有,估计也是下面人给替你做的,对吗?”

    “徐仁杰,你少在这里废话!!你最好给老子闭嘴!!不然……”

    话音未落,徐仁杰径自上前步,完了将自个儿脑袋顶在了中年人92枪口上。

    徐仁杰这突然举动再次给中年人惊到了。

    后者当下警觉:“你想什么?”

    “不用那么紧张,枪在你手上不是吗?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没杀过人,我杀过!想知道杀人是什么感觉吗?说实话,杀人感觉并不好。尤其是第一次杀人,事后心理压力很大。杀人从来就不是件容易事情,明白吗?”

    “哼哼!!”冷哼一嗓,中年人旋即跟进:“徐仁杰啊徐仁杰,怕死就直说,何必给自己找这么多冠冕堂皇理由?”

    “找理由?似乎不需要吧。我是心好,给你说说这些基本东西,供你参考。不过杀不杀的权利在你。我给你建议,如果要开枪就冲我脑门这儿打。子弹打进我脑壳,血浆崩裂,溅在你脸,我保证你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想吃饭。刚好替场馆节约粮食,还能给你减减肥,两全其美呐。”

    听到血浆溅射,中年人不自主后退。

    如此近距离,这血浆溅射……太恶心了。

    “呀,怎么这就退了?”

    “徐仁杰!!”老徐的挑衅深深刺激了中年人,中年人再次挺枪怼在徐仁杰脑顶,罢了恶狠狠道:“你真以为我不敢开枪杀你?”

    “你敢!!”身后雷瞳爆喝一嗓。

    中年人听了相当恼火:“你们都他娘的在干什么呢?怎么还没给那帮家伙拿下?”

    一众稽查管理队守卫不知道该怎么处置。

    徐仁杰当先接茬:“我说了开不开枪是你个人事情,谁都阻止不了。不过我得告诉你,死这种事儿我徐仁杰早就看淡。老子在废城这一年见过太多死人,也经历过太多生死时刻。我能活下来,全靠后面一帮兄弟还有老天护佑。所以死对我跟本算不得什么。死,每个人都难逃,不过早晚罢了。另外,就眼下局面,早死也不是啥坏事。但前提你得有能耐杀了我。”

    “你说什么!?”中年人只觉这个儿被徐仁杰嘲弄了。

    他给手里家伙用力朝徐仁杰脑顶顶。

    搁着旁人,怕是直接就给这个动作吓到尿裤讨饶。

    可徐仁杰就是徐仁杰,面对中年人可以抵过枪口非但没有退让,反而是笑着迎向前去。

    是的,你中年人不是藉此抵枪吗?

    他徐仁杰亦是如此。

    两相角力下,徐仁杰不避不让,反而还在力道上稍稍占优。

    这是多么滑稽事情啊。

    中年人刚愈继续发飙,徐仁杰紧接接茬道:“杀我你可得好好想清楚咯,你杀我简单,可我后面兄弟会放过你吗?要我说的话,现在真正应该考虑的是你不是我。知道吗?”